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操媽咪的嫩穴
操媽咪的嫩穴
从一开始我就很想操我妈妈,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见妈妈,都想能把她操的昏死了,终於那个骚
货叫我操了,以後每天都可以操他了,原因在——

那天从学校回来,妈妈正在房裡换衣服准备洗澡,我照惯例的从门缝裡偷偷看了一下,看见妈妈褪
下那套古板的连身裙,下面著的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束裤。

正当我要把视线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妈妈用束裤包裹的浑圆臀部上,
我看到一个线条,一个三角裤的线条,在妈妈的束裤底下还另有玄机,於是我继续躲在门外看下去。

看见妈妈吃力的把那件束裤剥下之後,底下果然还有一件极為窄小的性感三角裤,黑色的蕾丝花边,
窄小得我从後面看,只包住了半边臀沟,大半的臀沟都露了出来。然後她打开衣柜摸索了一下,拿出了
一些东西。我没看清楚是什麼,因為妈妈似乎很习惯的马上用衣服包了起来。

我终於有所发现,只是奇怪,妈妈的衣柜我已经翻遍了,怎麼从来没有发现这些?莫非……衣柜裡
另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等妈妈进了浴室之後,我迫不及待的进入她房间,打开衣柜再仔细搜寻,果然发现了衣柜的底层夹
板是活动的,平常因為上面迭著一堆衣物,所以都没有发现。我马上掀开那片夹板,一看之後眼睛亮了
起来,就好像发现了宝藏,裡面有四、五件不同於平常她穿著的那种样式的三角裤,不多,但是都很性
感。而我认為,她会把这种性感内裤穿在束裤裡面,其实是一种欲求的表现,但是却又极力在压抑著,
也许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密秘吧!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以後,我那原本要改变方式的计划又重新有了新的佈局,而且我愈来愈觉得,要
诱惑妈妈,让妈妈主动来勾引我,是相当简单的事,但是有几个重要关键要一一突破,最主要的还是母
子关係那道禁忌的心防。

我的计划从她洗完澡出来以後就开始了。

晚上没事,她照例拧开电视机看看无聊的节目。我利用这机会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妈……」

「嗯,什麼事?」她依旧盯著电视。

「妈,妳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麼?」她看了我一下又回过头去。

「有没有想过要再……交个男朋友?」

「什……什麼?小健,你别跟妈开玩笑了!」这时候她才郑重其事的对著我说,但是神色上似乎有
些异样。

「妈,我跟妳说真的啦!妳辛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现在终於自由了,妳大可以放心的去追自己的
幸福了。」

「唉!妈都一把年纪了,还想这些幹什麼. 」

「妈,什麼一把年纪,妳才三十几岁,正是最成熟最美丽的时候,不把握现在,要真等到四、五十
以後,那就更难了。」

「小健,可是……可是……唉!妈实在没那个心啦!只要你好好的唸书,以後能找到个好女孩结婚,
妈就心满意足了。再说……妈又不漂亮,哪像你爸爸公司那个什麼经理,那麼会打扮。」

「哎呀!谁说妳不漂亮了!那种女人是靠化妆品在过日子,卸了妆以後,绝对没有妳一半漂亮,其
实啊!妳只要稍微妆扮一下,保证没人看得出来我们是母子,而是姐弟,不,是兄妹。」我尽量的灌迷
汤。

「小鬼,什麼时候变得这麼会说话了?」妈终於开心的笑了出来。

「妈,我是说真的啦!这样吧!包在我身上,衣服,化妆品我帮妳去买。」

「那像话吗?一个大男生去买女生的东西,不怕别人笑。」

「妈,妳别老土了,现在没人有这种观念了,男生帮女生买化妆品,甚至贴身的内衣裤,都是司空
见惯的事。」

「哎呀,算了,好啦!好啦,不过妈会自己去买的,不用你费心啦!」

「真的哦!」

「真……的,不过,你说的对,妈也是女人,也希望自己能好看点,不过,交男朋友就别提了,除
非等你结婚以後,再说吧!」

「那……如果我一辈子不结婚,那妳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小鬼,说那什麼话,男大当婚,你早晚会找到一个中意的女孩,然後离开妈妈的。」妈妈说著不
禁有些黯然。

「妈,我不想结婚,一辈子陪著妳好不好?」

「傻瓜……可以啊!你就别结婚,一辈子跟著老妈子好了。呵,说话要算话哦!」妈妈却反过来促
狭地开玩笑起来。

「没问题,不过……有个条件?」我见自己的挑逗计划己经有点眉目,就更进一步。

「什麼条件?」

「条件是……妳也不可以交男朋友。」

「哈哈!妈本来就没这个打算,看来你要吃亏囉!老处男要陪老女人过一辈子了……啊……」妈突
然发现她有点说错话了。

「谁说我是处男了,我看妈妈妳才像个老处女呢!如果我不是你儿子的话,一定这麼认為。」我随
著她的话语继续用言语挑逗她。

「呸!胡说八道,愈说愈不像话了。你……你说……你不是处男了,骗我,有女朋友妈会不知道?」

「哎唷!妈,说妳老土,妳还真老土,妳没听过一夜情吗?大家心甘情愿,现在女孩子开放得很呢!」

「啊……那……像什麼话……小健,难道你也……」

「哎呀,骗妳的啦!没有感情做基础,做那种事没啥意义,不是?」我一面用言语安抚她,一面将
话题转向禁忌的方面去。

「真的?那还好。你可别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不然会吃亏的。」

「是,遵命,我都说不交女朋友了,妈如果不放心的话,妳当我的女朋友好了,每天盯著我,我就
不会在外面招三惹四了,是不是?」

「小鬼,真是愈扯愈不正经,妈就是妈,怎麼能当你女朋友?」

「那有什麼关係,等妳打扮起来,变得像我妹妹的时候,我们走出去,保证人家会以為我们是一对
情侣。」

「好啊!如果真的是那样,妈就当你女朋友。」妈妈顺著我的玩笑跟我闹起来。而我很高兴,妈妈
已经开始有些改变了。

这一夜,我就用言语先打开妈妈的心结,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母子之间的感觉更亲近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妈正在厨房做早餐。我开始了下一步。我轻轻走进厨房,偷偷的从妈妈後面猛然
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啊!」妈像触电一样的跳了起来。

「早啊!妈」我若无其事的说。

「小鬼,你想把妈吓死啊!该上学了,还闹,不像样。」

「唷!昨天才说要当人家女朋友,怎麼一下子就变心了!」我继续跟她开玩笑。

「好啦!不正经,别闹了,赶快把早餐吃吃。」

我一直在观察著她脸上神色的变化,她虽然表现的不太在意,但是我看得出来,她那种被男人接触
的不自在。成功了,妈正一步一步被我的挑逗,勾出心中的秘密。

出门前我仍不放过:「妈,我回来的时候,妳要变出个妹妹来喔!」

「好啦!赶快走啦,迟到了。」於是我愉快的出门了。

下午没课,我提了些钱到百货公司挑了几件神秘的礼物想找机会送给妈妈,而这礼物绝对要抓对时
机才能送。

傍晚时候我回到家,只听到妈妈在房裡喊著:「小健,你回来了吗?你等一下,妈就出来了。」

我听了不禁暗笑,「你等一下,妈就出来了」有点令人想入非非。

一会儿妈妈从房裡出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妈妈打扮起来真的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健,你……你说,妈这样可以吗?」

「哇……妈……妳……」我忍不住靠了过去,仔细的对她端详一番,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怎麼样?」妈还故意转了一圈。

「妈……妳好漂亮……好美……好香啊!」我由衷的讚美她。

「真……真的吗?」

「哇!妈,我看妳真的不当我的女朋友不行了。」

「你看你又来了。」妈开心的眼睛都瞇了起来。

「妈,妳看妳条件这麼好,早就应该打扮打扮了,白白浪费了那麼多年的青春。」

「唉,以前打扮给谁看啊?要不是现在自由了,我可没那心情。」

「妈,不过……还少了些东西。」

「我说了妳可不能骂我哦?」

「好啦!少了什麼?」

「少了……内在美。」

「什麼?」

「妈,女人的自信除了外表的妆扮以外,裡面的穿著也是散发自信的来源所在。妈,其实妳身材那
麼好,根本就不用穿那种束腰束裤,把自己绑得像粽子一样。应该穿轻便一点。」

「啊!小健……你……你偷看妈妈。」

「哎唷!妈,妳换衣服从来不锁门,我从小看到大了,那有什麼. 」

「这……」

「来,妈,这是送给妳的。庆祝妳今天重生了。」我见时机成熟,就把包装好的东西递了去。

「什麼东西?」

「妳自己进房去看,我先吃饭了。大……美……女。」

「小鬼,花样真多。」妈说著就进房去了。

我本来以為妈妈看见我送她的性感内衣裤,会惊叫起来,可是房间裡面一直没有动静。

一会儿,妈从房间出来,逕往厨房走。我也已经吃饱准备洗澡。也想继续我的下一步计划。

我在浴室裡面把澡缸的水注满,然後脱光了衣服,并让自己的阳具勃起到极限,然後坐进浴缸,开
始叫妈妈。

「妈……我忘了拿内裤了,帮我拿一下。」

妈在外面答了一声好。

「好了,小健,拿去吧!」一会儿妈在浴室外说。

「妈,妳拿进来吧!我在浴缸裡. 」

「这……」

只犹豫了一下妈妈就推门进来了,但是却只是伸出一隻手来而把头撇向另一边不敢看在浴缸裡赤身
裸体的我。

「好了,快拿去吧!」

「哎呀,妈,妳再过来一点啦,我拿不到。」

就在妈整个人踏进浴室的剎那,我抓准时机故意从浴缸裡起身,做势要去拿妈妈递过来的内裤。

「啊……」妈妈惊叫一声,迅速转过身去,我的内裤则掉落在地上。我相信她已经看到我下面那冲
天佇立,已被热水泡得红涨的阳具了。

「妈,妳怎麼了,都弄湿了。」

「小健……你幹嘛……」

「哎唷!妈,我是妳儿子,妳又不是没看过,真是的。」

一会儿她又帮我拿了一条,这次我不再逗弄她了,我知道自己若操之过急会弄巧成拙的。洗好之後,
我看妈妈似乎仍然惊魂未定,直发呆的坐在房间的梳妆台前。

「妈,妳出来一下。」

「什麼事?」妈离开房间。

「难得妳今天这麼漂亮,不能只是窝在家裡啊!出去亮亮相吧!」

「亮什麼啦!妈只是……」

「哎呀!妈,妳这叫锦衣夜行,给谁看啊!再说,妳不出去走走,我就没有办法证明我说的话了。」

「什……什麼话?」

「证明妳打扮起起,会让人家以為妳是我妹妹。」

「贫嘴,又来了。」妈妈有点笑意了。

「这样,我带妳出去逛逛吧!妳今天真的要当我一天的女朋友。」

「小健,看你一直女朋友长、女朋友短的,你是真的那麼想要个女朋友是不是?」

「当然啦!正常男生谁不想交女朋友?我可不是同性恋。」

「那怎麼都二十岁了,还没看你交过?」

「唉!不是没有,是人家看不上妳家的少爷。」

「别太挑了,有不错的就加点油!」

「以後再说吧!妈,妳到底要不要嘛!」

「要什麼啦?」

「当……当……」

「好啦!好啦!什麼时候变得这麼黏人了,妈就当你一晚上的女朋友,免得你以後真的交不到女朋
友了。」

「真的,太好了。」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

出门前,妈妈弯腰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我从後面发现,包著妈妈白色窄裙的臀部,显现出三角裤的
痕跡,妈已经把束裤脱了。

出了门以後,我主动拉著妈妈的手,真的像情侣一般的逛街。起先妈妈有点不习惯,被我拉的手只
是无力的垂放著,任由我拉手放手,但是慢慢的她似乎比较习惯了,会主动的用手握紧我,这点令我相
当高兴。

晚上八点左右,我们在台北东区已逛得差不多了。原本想到忠X戏院看场电影,但是时间不对,下
一场要再等到九点。於是我灵机一动,提议去看MTV。

妈妈从来没看过MTV,也有点好奇,就答应我。

在店裡我们一起选了一部剧情片,妈妈几乎从不看电影,除了第四台所播放的影片之外,对外面有
些什麼新的电影几乎一无所知。所以这时我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新计划。

在我们进入包厢以後。

「哇,这就是MTV啊!」妈妈显然对这个环境很好奇,七十二寸的大电视和柔软的超大沙发。

我藉故去洗手间,然後到外面跟柜檯换了一部相当激情的三级片。

影片播放了十几分鐘了,妈妈仍浑然不知,一直到出现大胆的激情场面时,她才有点觉得不对。

「小健……好……好像放错了,是不是?」

「嗯……好像是,我去问问看?」

「这……好……不过,如果不能换就算了,已经看那麼久了。」

「好。」

我离开包厢,故意在外面待了很久才回去。一方面想让她自己一个人看久一点,一方面假装我在跟
店方交涉很久。

「小健,不行是不是?那……算了,既然看了,就看完吧!」

我没答话,因為我发现妈妈在跟我说话时,眼睛还盯著萤幕上正在做爱的镜头。

我在旁边坐下,不时在观察妈妈的反应。只见妈妈的胸口起伏得厉害,双手不时握拳又放开,可以
看得出来她心裡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我看时机成熟,便偷偷将手绕到妈妈背後,搭在妈妈肩上。妈妈没有反对,我更进一步微微使力,
将妈靠向我的身上。

我想妈妈已经被那些激情场面迷惑了,非但没有拒绝,而更像小鸟依人般的将头直接靠在我的肩上。
我往下望著妈妈高低起伏的胸膛,赫然从她敞开的衣襟裡面发现一对丰满而乎之欲出的乳房,延著乳沟
往下,我看到她裡面的胸罩,而令我兴奋异常的是,妈妈身上穿的胸罩,正是我今天送她的那套粉红色
的蕾丝款式。

我不时边闻著妈妈的髮香,不时欣赏著眼前的风光。到後来妈妈已经不知所措的把手搭在我的腿上,
都浑然不知。

我也配合著妈妈的情绪,趁机把手放在妈妈穿著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我可以感受到妈妈身上微微的
颤抖,但是我们都没有动。

不知过了多久,萤幕上做爱的情节愈来愈激烈,我也开始在妈妈大腿上来回抚摸。

「嗯……」妈妈显然感到舒服而没反对。

我更是藉著抚摸,一寸一寸的往上移动,一直到我的手已经进入她的窄裙裡面。

「嗯……」妈时而把眼睛闭上,彷彿在享受无抚的快感。

我慢慢的偷偷将她的窄裙无声无息的往上掀,一直到了腿根处显露出来,我看到了妈妈的三角裤,
是我送给她的那件,跟胸罩是同一组的粉红色半透明三角裤,而妈妈似乎并没有发觉她已经春光外洩了。

我看著妈妈露出来的三角裤根处,包著私处的部份,已经渗出一些水渍的痕跡,很显然,妈妈此刻
正处於春心荡样的状况。但是我极力的克制住想去撩拨那片禁地的衝动,因為我认為时机还未完全成熟,
再者,这裡也不是适当的地点。

片子终於演完了,这时妈妈才似乎猛然恢復理性,急忙将她被掀起的裙子拉下。

「小……小健……我们该走了。」

「妈,妳还想去哪裡?」我仍然搂著妈妈。

「不……不要了,妈……有点不舒服,我们回去吧!」

※※※※※※

回来的一路上,妈妈都沉默不语,到家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小健,妈想睡了,你也别太晚睡,知道吗?」

妈说著就回房去了,而我正等著这一刻。

大约过了二十分鐘,我进了妈妈房间,妈妈躺在床上,盖著被子,并没有睡著。

「小健……什麼事?」

「妈……我睡不著,妈是不是也一样?」

「我……小健……你……你在想什麼?」妈有点紧张的问。

「没有啦!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妈今天晚上当我的女朋友,我很开心,想谢谢妈。」

「傻瓜!」

「可是……可是妈……今天还没有过去,还有一个小时喔!」

「小鬼,你又在想什麼花样了?」

「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多陪我一会儿。」

「唉!真是,好啦,你说吧!怎麼陪?」

我二话不说马上跳上床,掀起棉被就往裡面钻,就在妈妈还没来得及阻止,我已经躺在妈妈身边了。

「我想要女朋友陪我睡觉。」

「不可以……小健……你快下去……不可以这样……」妈妈被我这突来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

而我在被子裡面碰到了妈妈的背部,好像没有感觉到衣服的质感,而是……皮肤。我往裡面一看,
这才发现原来妈妈裡面只穿著那套粉红色的内衣裤。

「妈……对……对不起。」

妈妈默默不语。

「妈……对不起,我这就走。」我说著就起身要下床,也不禁责怪自己太猴急了。

「小健……唉……算了,妈答应你的,就这样吧!」

我见妈妈如此说,又把被子盖上,但是气氛变得很尷尬。

我们就这样沉默著,一会儿,妈妈背对我躺下,仍然默默不说话。我知道她此刻心情已被我搅弄得
非常复杂,女人的心绪是非常难以捉摸的,所以我在不能肯定她的想法之前,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过了十二点。我也遵照约定,准备起身回房去。

突然妈妈开口了:

「小健,你就陪妈睡一晚好了,别跑来跑去了。」

「妈,妳快睡吧!我不吵妳了。」我又重新躺下。

「小健,你小时候的事还记得吗?」

「记得一些,我记得小时候每当爸爸生气的时候,妳都会跑过来跟我睡,其实……我很怀念那时候
妈妈抱著我睡时,那种温暖的感觉。

「小健……还想要妈妈抱你吗?」

「妈……我……」我反而紧张得不知道说什麼.

妈此时转过身来面对著我,同时抱著我的头贴在她的胸前。虽然整个脸贴在妈妈丰实饱满的乳房上,
可是奇怪的是我此刻却反而没有慾望,反而有一种窝在母亲怀抱的温馨。我也伸出手环抱著妈妈赤裸的
腰部。就这样,我竟然睡著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不禁很懊恼自己,昨天这麼大好机会竟然错过了。计划了那麼久终於挑起了妈妈
久旷的情慾,却一下子烟消雲散。也让我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麼做。

这一天让我很沮丧,学校回来後仍然一样。不过妈妈经过我的循循善诱,似乎开了窍,今天的打扮
更胜於昨天,这又让我精神一振。

晚餐後妈妈先去洗澡,妈妈洗了很久,出来後换我进去。浴室裡一阵蒸气迷漫,就在我脱完衣服时,
我突然发现镜子上有一行字,是利用附在上面的水气写的,上面的字令我心头一阵狂跳。

写著:「再抱妈一次。」

没有很明显的暗示,但是反正我也不管了,相信妈妈不会骂我。

晚上十一点,妈妈先进房去睡了,我等了大概半小时,也轻轻的进了妈妈的房间。

妈依然盖著棉侧著身,只露出脸来。我躡手躡脚的上了床,钻进被窝裡,妈妈没有任何反应。我靠
著妈妈的背,偷偷的看著妈妈的身体,依然只是穿著内衣裤,款式换了而已。

隔了许久,我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著妈妈的背脊,妈妈似乎颤了一下。摸了一阵子之後,我把手
伸过去环在妈妈的腰上,见妈妈又没反应,我就更大胆的在她的腹部抚弄,再慢慢的往上移,碰到了胸
罩。我又慢慢的将手往上,贴在妈妈的双峰上面,妈妈仍没反抗。於是我放心的隔著那一层蕾丝,开始
搓揉起来,并将嘴唇贴在妈妈的背上,亲吻著她的肌肤。

「嗯……」妈妈终於有了反应。

我偷偷的用另一隻手将胸罩的扣子从後面解开,前面原来绷紧的蕾丝,一下子鬆了开来,让我的右
手顺利的滑进裡面。我结实的握著妈妈的乳房了,我来回左右的搓揉著,并不时捏捏妈妈的乳头。

「嗯……嗯……」妈妈的反应愈来愈强烈。

我亲吻著妈妈背部的嘴唇也慢慢上移,吻著她的肩,再顺著往上吻著她的脖子,大概碰到妈妈敏感
的地方,让她身子震了一下。我的右手慢慢放弃了妈妈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我在小腹上抚弄了一阵
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碰到了三角裤的边缘。这时我的嘴已经吻到了妈妈耳朵後面,右手再潜入三
角裤底下。

我的心已经快跳出来了,我的右手摸到了妈妈的阴毛。

而妈妈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小健……不……不要……不可以……」妈妈转过身来看著我说。

「妈……」

我这时有点尷尬,因為伸进妈妈三角裤裡的手正整个贴在阴毛上面,而一根中指已经伸进妈妈的那
条裂缝裡面,就是因為触到了妈妈的阴核,强烈的刺激让她突然的回过神来。

我们互相凝视著,搭在妈妈阴户上的手不知道该缩回来,还是继续。空气彷彿冻结住了,我们母子
就这样看著对方眼神。

终於,妈妈开口了:「小健,不可以……我们是母子,不可以这样。」

我知道此刻绝对不能再妥协,不然一切都前功尽弃了。我没回答妈妈,而是用行动回答。我一口含
住妈妈的乳房,开始吸吮,另外扣在阴唇上的手也开始用手指抽动。

「……啊……小健……不……不可以……快住手……啊……小健……乖……听话……啊……不要…
…」

我仍然不理会妈妈说的,吸吮乳房的嘴放了开来往上亲吻,从脖子往上……一直到了妈妈的脸上。

「不……不要……嗯……啊……不要……」妈妈的声音愈来愈细,甚至把眼睛闭上了,我就趁著这
时吻住妈妈的嘴唇。

起先妈妈紧闭著双唇抗拒,我则不断的用舌头企图把它顶开,随著我右手指的抽动,妈妈的淫水已
经汩汩的流了出来,双唇也放鬆了,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妈妈口中。

「嗯……嗯……嗯……滋……滋……嗯……」

妈妈几乎放弃抵抗了,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过去的舌头。我狂烈
的吻著妈妈,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在三角裤裡扣弄她的小穴。

一会儿,妈妈突然拉开我的手,离开亲吻的嘴唇。

「呼……呼……小健……不……不可以……」妈妈喘著气说。

「妈……為什麼……」

「小健……傻孩子,我们是母子啊!怎麼……可以做这种事?」

「妈……我不管……我不管……」我挣脱妈妈的手,双手拉著她三角裤旁边细细的鬆紧带,就要褪
下妈妈的三角裤。

妈妈极力的阻止,但是已经被我强力的褪到大腿处,妈妈整个小穴已经完全毕露在我的面前。

「啊……小健……乖……听话……不要……这是乱伦啊……不可以……」

「妈……我只想抱妳……亲妳……只要……只要我不……不插进去……就不算乱伦了……好不好?」
我暂时先敷衍她。

「这……」

「妈……我知道妳也需要的……对不对?」

妈妈考虑了一下,大概觉得事已至此,所以慢慢妥协了。

「小健……可是……妈……妈好怕……」

「妈,放开妳心裡的顾忌吧!别怕!」

我说著就拉著妈妈的手去握我的阳具。

「啊……小健……」妈妈惊呼了出来,但是却没有鬆手而顺从的握著我的阳具。

我这时已全部将妈妈的内裤褪下了。我反过身就将嘴贴向妈妈的阴户,开手拨开那两片肥嫩的阴唇,
开始用舌头舔弄。

「啊……啊……嗯……小健……孩子……」妈妈舒服的忍不住发出淫声,并开始套弄我的阳具。

由於我是反过身来,姿势有点不自然,我於是乾脆跨坐在妈妈乳房上,舔弄她的小穴,并企图将阳
具靠近妈妈的嘴边,让妈用嘴去含它。

妈妈久未经人道,哪裡经得起我这样的逗弄,在我一阵吸吮的强烈刺激下,她最後终於放开心结,
一口含住了我的阳具,开始吞吐的吸吮。

一但打开了她的心防,一切就容易多了,不久我离开妈妈的小穴,翻转过身来,马上抱紧妈妈又亲
又吻,不让她有停下来思考的机会。

「嗯……嗯……小健……好……好……妈好舒服……」

「妈……我让妳更舒服……好不好……」

「好……好……让妈更舒服……」妈妈已经淫性大起,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麼了。

我偷偷的握著阳具,抵著妈妈的穴口。

「啊……不……」等妈妈惊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不顾一切往前一顶。

「滋」一声,顺著妈妈的淫水,一下子我的阳具全根没入妈妈的小穴裡面。

「啊……小健……不可以……啊……鸣……你骗我……鸣……小健……你骗妈妈……」妈妈这时因
為根深蒂固的道德感破灭,一时不知所措,嚎啕大哭了起来。

「妈……」

「……鸣……你骗我……你说不……不插进来的……完了……现在什麼都完了……鸣……怎麼办啊
……」

「妈……对不起……妳别难过了……事情没有那麼严重啦!」我所有动作完全停止,阳具仍然插在
妈妈的阴户裡面。

「小健……我们已经乱伦了,你知道吗?这还不严重?」

「妈,其实妳知道吗?乱伦这种道德观念,只是以前的人為了避免家庭纠纷才创造出来的。因為如
果一家人有人乱伦了,那麼儿子吃父亲的醋,父亲又不想把老婆跟儿子分享,那家庭就会失和了,社会
如果都这样,那就天下大乱了,所以才有不可以乱伦的限制。以前的人哪懂得什麼叫优生学,而且表兄
妹、表姐弟结婚也算是近亲乱伦,中国人乱伦了几千年了,也是最近十几年我们的法律才规定表亲不可
以结婚的,不是吗?」

「可……可是……」

「妈,妳知不知道以前的边强民族,有许多习俗都是父亲死了後,由儿子接替,娶自己的母亲,像
以前的匈奴就是。」

「小健……可是……可是我们不可能结婚呀,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没有人会认同的啊!」

「妈,谁说我们要结婚了,妳好古板哦!又不是发生性关係就一定要结婚,而乱伦对我们母子来说,
其实没有妨碍的,因為我们一家就我和妳两个人,不会有家庭失和的问题,只要我们不说,当作我们的
秘密,不是皆大欢喜吗?」

「小健,妈说不过你啦!一大堆歪理。」妈说到这已经闭上眼睛,表示已经被我说服了。

「妈……我要来了。」我将姿势调整了一下。

「嗯……」妈妈已经豁出去了。

我於是开始轻轻的抽送。

「嗯……啊……啊……小健……啊……妈……」妈开始感到舒服了。

我一会儿又加快速度,一会儿又放慢,挑逗她的性慾.

「啊……啊……好棒……小健……妈好舒服……你……怎麼……好厉害……哪裡学的……啊……小
健……儿……我的小健……好……不……不要……」

「妈……不要什麼……」

「不要停……啊……好……就是这样……啊……小健……吻我……」

我俯下身体吻上妈妈的嘴唇,妈妈狂热的回应,伸出舌头来让我吸吮,又吸进的的舌头,贪婪的舔
弄。於是上下两面的夹攻,整个房内「滋……滋……」声音不断,淫靡极了。

「滋……滋……啊……啊……小健……好儿子……妈好久……好久都没作爱了……今天……好满足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啊……又让你回去……你来的地方……」

「是啊……妈……以後…我想再回去看看老家……妳……会不会锁门……」

「啊……不会……不会的……你住过的去方……随时……都可以回来……回来看看……啊……小健
……欢迎回来……」

妈妈看来已经完全屈服在性慾底下了。我努力的做最後衝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快……小健……啊……快……」

妈一声长叫之後,我也洩了,一股精液直射入妈妈的子宫。

「呼……呼……呼……」妈妈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断喘息著。

「妈……」

「嗯……小健……你……射进去了……」

「啊……对不起……妈,我忘了。」

「没关係,今天可以,不过以後可就要注意了。」

我一听「以後」,就彷彿得了御赐金牌一样,那以後想和妈妈作爱是没问题了。我的计划到此已经
完全成功了。

「妈,谢谢妳。」我亲吻了她一下。

过了一会儿,妈说:「小健……妈……问你……想不想……再进去看看?」

妈妈又想要了。

「想。」我当然义不容辞的马上翻身架起妈妈的双腿,「滋」一声又插进妈妈的小穴——我的老家。

这一夜,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性交,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双双睡著。

一旦堤防溃决了,奔腾汹涌的波涛就如千军万马般的四处渲洩,想档都档不住。我们母子的性爱,
就是如此。

原本只在夜晚时妈妈才敢卸下心防,慢慢到了後来,白天在家时,妈妈都会主动来诱惑我,有时用
言语挑逗,有时用性感的内衣,有时更什麼都不做,我一进门就脱光了等我。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

※※※※※※

有一天,我正值期中考,在门内看书,妈妈替我端了消夜进来。

「小健,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妈,谢谢妳。」我回过头接下妈妈做的消夜。

「小健……」

「妈,怎样?」

「妈……跟你……跟你的关係,会不会影响你……」

「妈,妳想太多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爱妳,在家裡,妳是照顾我的妈妈,也是我亲爱的女
朋友,性伴侣。妳也要跟我一样想才行,不然,我们母子的秘密,对妳是一种罪恶,而不是快乐了,是
不是?」我放下消夜,亲吻了妈妈一下。

「小健,这……我懂,可是……妈老是放不开来,怎麼办?」

「那……这样好了,妳先习惯一下,在家裡呢,你就别当我是你的儿子,当我是妳的情人,慢慢妳
就会习惯了。」

「我……试试看好了。」

我随即掀起妈妈的裙子,一手就伸进了她的三角里裡面搓揉。

「啊……小健……」妈随即往我身上倒,我将她抱在怀裡,吻上了她的唇。

「嗯……嗯……小健……嗯……嗯……啊……」

我慢慢脱下妈妈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小小的三角裤。妈妈也脱下我的裤子,一手隔著内裤抚弄我的
阳具。

「嗯……健……妈不知道為什麼……从那天起……就每天都想要……你会不会觉得妈妈很淫荡?」

「妈,怎麼会呢!我就喜欢妳这样。我爱死了。」

「真的喔?」妈开始有点撒娇了。

「真的。」

「那……我不管了……」妈说著就脱下了我的内裤,一口将我的阳具含进嘴裡.

妈妈口交的技巧愈来愈纯熟,一下子就差点让我射了出来。我从妈妈口中抽出阳具之後,让妈妈趴
在书桌前,拉下她的三角裤,缓缓的插进妈妈的小穴。

「啊……小健……好舒服……真好……嗯……啊……妈好舒服……啊……」

「妈……不……妳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要叫妳名字……小娟……小娟妹妹……喜欢吗?」

「啊……喜欢……我喜欢小健叫我名字……小娟……是小健的人……哥……哥……你喜不喜欢小娟
妹妹……啊……啊……好棒啊……小健哥哥……娟妹妹爱你……你插得妹妹好舒服……啊……」

妈妈陶醉的尽情享受这种假想的关係,而这是我的缓兵之计,在未能完全解除她母子乱伦的心防之
前,先让她习惯和我的性关係.

这一夜,我又连续射了几次精液在妈妈的阴道裡面。

在和妈妈几个月的性交生活之後,妈妈怀孕了,这也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原本一直有做的避孕措
施,在熊熊慾火中早已拋开了这些顾忌,妈妈也不因為怀孕而减少和我的关係,反而性慾更加强烈,日
夜向我求爱。

就在我们搬离这个地方之前再一次插入她的小穴,我们已无顾忌,妈妈不再假装是我的女友。

「啊……小健…插死妈妈了……好儿子……妈真幸福……明天我们就要……啊……就要开始新的生
活了……啊……好棒……妈……好开心……嗯……」

「妈……妳真的要生下我们的孩子吗?」

「不……不要……妈已经跟以前的同学……约好了……她是个妇科医生……她会帮妈妈拿掉的……
而且……妈也把我们的事……都告诉她了……因為……因為……」

「為什麼……」

「你放心……没关係……妈瞭解她……她不但……啊……不但不会说……而且……啊……到时候你
就知道了……啊……快……妈要出来了……啊……啊……洩了……又给你了……」

後来我们卖了这楝房子,在北投买了一楝郊外的独楝的房子。

【完】